栏目导航

news

Mac软件下载

主页 > Mac软件下载 >

嘹亮军歌唱出雄壮军威

发布日期:2021-10-24 02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·胶州一农民研发出玉米剥皮机欲申请专利,军歌的主旋律是什么?古人早已概括得非常精辟,“建威扬德,风敌劝士”,这是东汉时期的著名文学家蔡邕在其所著《礼乐志》论述军乐时提出的。如果将这两句话用现代语言诠释,即建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威风,宣扬军人的正义,揭露敌人的邪恶,激励军队的士气。

  《八路军进行曲》,由郑律成作曲,公木(张松如)作词,1939年秋天创作于延安,是抗战组歌《八路军大合唱》中的一首合唱曲。歌曲以雄伟豪迈的气势,展现了八路军朝气蓬勃、勇往直前、无坚不摧的威武雄风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《八路军进行曲》改版为《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》,1988年7月25日,“经党中央批准,决定将《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》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。”

  军队向前进,歌声壮征程。《八路军进行曲》也已高歌猛进70多年,它见证了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风雨历程。在其诞生、传播、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的进程中,曾4次变换歌名,歌词也几经修改、调整,衍生了多个演唱版本。那么,这其中又有多少鲜为人知的往事呢?接下来,“歌声中的抗战传奇”采风组与读者在波澜壮阔的旋律中感受战争时代的强劲脉搏,分享不同时期演唱版本背后的故事。

  向前向前向前!我们的队伍向太阳,脚踏着祖国的大地,背负着民族的希望,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。我们是善战的前卫,我们是民族的武装。从无畏惧,决不屈服,永远抵抗,直到把日寇驱逐国境,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。听!风在呼啸军号响。听!战斗歌声多嘹亮。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疆场,同志们整齐步伐奔赴敌人的后方。向前向前!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,向华北的原野,向塞外的山冈!(摘自1940年延安出版的《战歌》)

  读者不难发现,公木撰写的歌词和现在传唱的《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》有多处不同,明显带有抗日战争年代的印记,歌词贴切地反映了八路军将士们“从无畏惧,决不屈服,永远抵抗”的英雄形象。

  1937年7月,全面抗战爆发后,由于中国提出了既切合实际又符合民族利益的战略方针,深受民众的拥护,大批爱国青年、仁人志士从四面八方奔赴延安。抗大是培养抗日军政干部的学校,全名: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。当时许许多多进步青年中有如此志向:“不到抗大誓不休!”

  1937年10月到达延安的郑律成,在抗大政治部宣传科担任音乐指导,给抗大学员教唱歌。而1938年8月西渡黄河到达延安的公木,在抗大学习了4个月后便光荣地加入。抗大未毕业,公木就被组织调到抗大文工团写歌词,不久又到抗大政治部宣传科任时事政策教育干事。

  1939年初,公木和郑律成这两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抗大相识,共同的革命理想、共同的奋斗目标,使他们成为好朋友,也成了一对歌曲创作上的新搭档。

  此时的郑律成在延安已经小有名气。1938年4月,他谱写的歌曲《延安颂》一经问世,就由延安迅速传遍全国。成千上万的爱国青年,怀着抗日救国的热情,唱着《延安颂》从四面八方涌入延安。曾流传,由于“郑律成”三个字不好发音,以至于后来很多外国记者、国际友人,干脆用“啊,延安”来代替郑律成的名字。

  有一天,郑律成来到公木的窑洞玩,恰巧公木不在,郑律成无意中看到公木笔记本上的一篇短诗《子夜岗兵颂》:“一片鳞云筛出了几颗流星,相映溪流呜咽鸣。是谁弹奏起这一阙乡曲,四周里低吟着断续的秋蛰??”诗写得很美,郑律成一下子就被那优雅的诗句和意境所感染,悄悄为它谱上了曲。当他带着浓浓的朝鲜族口音把歌唱给公木听时,公木惊叹道:“多么优美、多么动听的旋律!真是天作之合!”

  这是他俩首次合作歌曲,郑律成告诉公木:“你写的诗符合整齐律和对称律,节奏响亮,音韵和谐,有乐感。”

  从此,两个人一个写诗、一个谱曲,越走越近。后来,因工作关系,两个人都搬至延安南门外西山坳抗大政治部宣传科相邻的土窑里,成了邻居,合作起来就更方便了。

  那么,两个人又是怎么想起创作《八路军进行曲》的呢?说起来,这还是郑律成先提议的。公木生前回忆说:“郑律成听说诗人光未然与冼星海合作写了一部《黄河大合唱》在延安很受欢迎。那什么是大合唱呢?不但我不了解,郑律成也不很了解www.hlj2y.com.cn,”《向前向前向前——追忆军歌诞生怀念公木、郑律成》(吉林大学出版社)一书所述:“郑律成对公木说,你是从前方来的,经历过战地生活,咱们也为八路军写个大合唱吧,写八支歌,八路军嘛。”

  歌唱八路军,说做就做。1939年7月下旬,抗大教职员工两万多人东渡黄河,开赴前线,公木和郑律成则同时被留在抗大三分校(延安)工作。趁这段时间,他们开始了《八路军大合唱》的创作。

  据高昌著的《公木传》记述,1939年1月,公木结识了作曲家郑律成。郑律成有心与公木合作,写一组大合唱的歌。一个星期之内,公木一口气完成了《八路军军歌》《八路军进行曲》《快乐的八路军》《炮兵歌》《骑兵歌》《冲锋歌》《军民一家》,加上原来写的《子夜岗兵颂》,一共8首(其中《骑兵歌》《军民一家》至今查无乐谱资料)。公木每写完一首,郑律成就拿去编曲,并让大家练习着唱。

  《“向前向前向前”人民解放军军歌之父郑律成》(作者黄河)一文称,郑律成谱曲也很“神”。本来谱曲需要乐器,但在那物资匮乏的年月,延安的条件又很艰苦。公木在新中国成立后回忆郑律成的创作过程时说:“没有钢琴,连手风琴也没有,只是摇头晃脑地哼着,打着手势,有时还绕着屋当中摆的一张白木桌子踏步转悠??”和他接触过的老同志也回忆说,郑律成是在窑洞里敲着盆、拍着腿写成此曲的。1939年9月,曲还没作完,郑律成就调到鲁艺音乐系当教师去了。鲁艺音乐系的条件稍微好一点,有些简单的乐器。1939年10月,郑律成完成了《八路军大合唱》的全部谱曲任务。

  这个合唱曲共有8首歌曲组成,作品最初的名字为《献给八路军的军歌合唱集》,《八路军进行曲》是其中的第四乐章。这就是最早在延安广大军民中传唱的版本,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的原创版。

  《没有就没有新中国》的歌声,始终伴随着人民军队行进的脚步,伴随着民族解放前行的步伐。正如歌曲预示的那样,中国领导中国人民,赢得了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的胜利,建立了新中国。积贫积弱的中国,从此走向繁荣富强。

  《牺牲已到最后关头》是1936年麦新作词、孟波作曲创作的歌曲。这是一首比《大刀进行曲》还要著名并广为流传的抗战歌曲,时隔70多年之久,今天听来依旧让人心潮澎湃。

  1942年的一个傍晚,敌人的进攻又一次被打退了。夕阳下,荡漾着层层涟漪的微山湖边,一群挎枪的男儿弹着土琵琶,豪迈地唱着这首歌。这是1956年出品的电影《铁道游击队》中的一个场景,游击队员们唱的正是电影插曲《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》。